鹤丸国永

本质上咕咕咕走地鸡(?)偶尔会扑腾下翅膀布谷布谷两声假装是知更鸟√

三十连之后突然就都有了,也是吓到我了。欢迎欧气。(应该也不算欧吧)

汪酱追杀我,我存活的概率是29%。超级可爱的猫猫救了我,把我带到了髭切的家里?(于是我就成为了一个硕博连读的婶婶了嘛)

(图源自网络,侵删!猫猫真可爱!!!)

Q:对你的前圈说一句真心话?

产出里没有我心动的内容了,个人的片面标签形象也更加明显。我就悄悄的走了,但是也留恋的常常回望。(等这雪下的够长~)


【关于时政的刀乱传说】

  〖高速摸鱼〗

  〖激情动笔〗

  〖ooc预警〗

  〖重复 ooc预警〗

       〖占tag致歉!〗

  〖不知所云的玩意〗

——————————————————

  时政的形象,从祂公布出来之后就被广大的精神审神者揣测并且书写着。

  事实上,这些揣测并不都是好的。所以时政的形象一度非常的糟糕,并且连带很多审神者被讨伐、指责,被当成渣审。

  

  但时政屹立至今,审神者作为一个崭新的——拥有高资薪与高福利——神秘职业。受到很多对神秘或者付丧神感兴趣的热心市民的简历,但说实话,绝大一部分都不合格——作为审神者来说——或许他们能做一些时政相关的形象运营,文案或者别的什么。

  

  但是,审神者确实有过入职考核不甚严格的时候。

  那种审神者——绝大多数确实有问题的审神者——祂们都被“裁决”了。这是一个很难讲的部分,因为尽管很多本丸的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都知道:特殊情况与危机变化应对与特权执行部,也就是“特危部”就是负责应对那些特殊情况的本丸里的人与事的工作人员。

  

  但是都市传说之所以是都市传说,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祂们永远在流传,但是你总是见不到。

  

  当然也会有例外

  

  “再过十分钟,就是时政对于出阵时空的常规维护和修复时期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姬君和您的刀剑们。”把本体架在树上的的鹤丸坐在一根稍细的枝干上,从怀里掏出一朵花掷下来,稳稳的砸进审神者的怀里。

  显然这个面露慌张的小姑娘可能一早就和刀剑出阵来了,完全没有收到时政关于时空维护的提前通知:请准备(已)出阵或者(已)前往万屋的审神者 尽快返回自己本丸。

  也许是这家的狐之助偷懒了?鹤丸想着,带着自己的本体就从树上滑了下来。

  

  “那么为了保证姬君和刀剑男士的安全,鹤希望您能放弃这次出阵。”

  

  “可是可以啦!”小姑娘捏紧了他丢下来的花,用着某种狗狗眼盯着他“但是,我想和你…和你聊聊!请问,你是特危部的刀吗?”而且看起来还想要摸摸这一振疑似“特危部” 的刀

  

  “哇?其实想碰是可以碰的,姬君不用这么小心的。说到底,我也只是一振鹤丸国永而已啊。” 鹤丸国永笑着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毛。“您还是尽快返回自己的本丸吧。再迟一会儿的话,您或许就回不去了。”

  

  “还…还会回不去的吗?”小姑娘明显被震了一下,显得有些慌慌张张但又憋着什么的样子“好的,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了!”

  

  “鹤丸先生!”

  “嗯?姬君还有什么事吗?”

  “我从见面就像说了,你看起不太像鹤丸国永哦?”

  “这么说可真是吓到我了!”

  “我也只是鹤丸国永而已啊,充其量就算是一只公务鹤?”

  

  回到本丸后的审神者,叽叽喳喳的向所有的刀剑分享自己遇到的都市传说。并且传到了审神者的内部网上。

  【闲聊‖今天遇到了一振特别帅的鹤丸国永!】

  〖如题:家里的狐之助吃油豆腐吃饱睡着,忘记给我发公告了。结果遇到了一振特别帅的鹤丸!自称是公务鹤!还是特危部的!!!!刀乱传说get√〃∀〃〗

  

  


未命名少女

  我诞生在今天的手机文档里,创作者最开始只是想要找个人去她写过的,码过的,想过的世界里去拜访她自己的闺女和儿子。然后在看到一位太太的文字之后突然脑回路迷之运行,想有我这么一个能去她各个世界看看和其他世界的主角交流的,这个故事的主角。

  我姑且还没有名字,也可能等不到自己的名字了,因为创作者是个一但发现自己笔力撑不起自己构造的世界就把这些世界和崽们封存起来,等一个不知道是多久的日后随缘……

  

  虽然如果有将来的话,我将来的人设应该不会太差,但如今我值得一提的就是我一开始就被设定好的能力。以二维的存在突破维度限制观察三维的写作者和读到她的心声。以及突破故事世界和故事世界的隔膜去拜访世界中有大比重的人物。至于会不会凉在某些喜怒无常的人物手上,我心里其实也没有谱……

  为了创作者的隐私,我喊创作者Y姑娘好了。因为从念头出现到码到文档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哪怕Y姑娘除了构思之外,还用喝光了一杯琥珀奶茶,吃了两个有点辣的牛肉条,铺自己的床铺放枕头的时间,迟疑这么儿戏的时间,单薄近乎与无的人设还有差劲的文笔到底要不要给除自己以外的人看,她匆匆忙忙的敲打九键创造出了我。一边想着要不就写这么一点讨自己开心,一边又想好了大的标题的想着会不会有人回我的接着写了下去。

  

  而可怜的,才诞生不到四个小时的我,还没有对应的语言模式就被拉出来说了一大堆话的我,如今开始担忧其如果上面一大段话都是属于我的性格说出来的话,那么我,一个还没有名字的姑娘,可能等不到我心仪的优雅成熟又不失活力还讨人喜欢的人设了。

  指不定我会变成一个话唠吐槽役?活或者一个碎碎念又流水账说话没重点的小傻子?我悲痛欲绝的期待着一个否定,希望从开头开始的那些文字是Y姑娘的碎碎念,旁白或者别的什么都好。总之不是由我说出来的话,然而我到这个位置也没有得到这个我希望的否定,真是太惨了。

  Y姑娘打算停在这个位置考虑一下要不要发出去,而我只希望她还能记得我……

  Y总是思路走着走着就偏了的人,如果她等会吃完饭和同学聊天忘了我,我岂不是要待在这个空荡荡又毫无趣味的世界,顶着一个可能极为单薄甚至没有壳子瞎晃荡?虽然我的很多前辈都有这样的经历,而幸运的我或许可以摆脱某个前辈为我创造一个壳子或者借一借某个前辈的人设性格来充实自己的轮廓,毕竟我的能力使我的这些想法有了实现的可能,但是我还是希望Y会记得我,继续用她的思绪来填充我,她是我唯一的创造者,如果她也不想着我,那么我还能指望其他的三维人类吗?去找前辈们东拼西凑是最后的备选方案。

  

  直到这里我真切的诞生时间也就Y码出1121个字的功夫,希望Y姑娘继续对她的这个构想感兴趣……

  “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女孩子,不希望变成没有人知道又没有人记得的东西。虽然我其实虚假又没有名字。”